安装客户端,阅读更方便!

第三话 午餐要热闹(2 / 2)

「梓和键坂!?他俩关系不是很差吗!」



「说起来听传言说有人看到他俩一起在图书室里,看来是真的啊……!」



糟糕,教室里又要开始骚动了。



(不过,嘛,没问题吧)



友利她肯定会用「啥?不可能不可能。会和这种偷懒狂交往的人只有把卖不出去的牛郎当小白脸的陪酒女郎而已」这样的言语之拳来震慑大家吧。



「诶,那个……」



然而,班长却是红着脸颊说不出话来。



等等,你那意味深长的反应怎么回事?这么想的我看了一眼隐藏账号。



《欢喜冤家……我还是第一次听说~!



大家都是这么看我和K君的啊,诶嘿嘿》



『诶嘿嘿』个头啊!



「咦?我是半开玩笑那么说的,难不成你们真的在交往?」



「诶!?」



「呜哇,真的!?难以置信!为什么不告诉童年玩伴的我啊!?」



「等、等等,冷静一下,千冬」



「恭喜你~!虽然对方是键坂所以感觉有些违和但毕竟是梓你选的人所以肯定不会是什么坏人,我会支持你们的!」



「!?千冬……」



对于突然的祝福,隐藏账号上出现了《C酱(注:千冬,CHIFUYU)太天使了!超喜欢!我绝对会叫你参加婚礼的!》这样内容的推文……不是,等一下。



(她是怎么在这种情况下发推的?)



我看了看坐在对面的友利,她的左手插在裙子口袋里。



仔细观察后发现那个口袋在微微晃动……难不成她是用盲打在手机上输入文字?



「风见,你误会了。我们没有在交往」



惊讶于那意外的特技的我否定了谣言。



「真的吗? 总觉得很可疑……啊,对了」



千冬微微一笑。



她把吃了一半的贝果三明治递给了我。



「来,张嘴?」



「啥?」



「键坂的午餐光是小卖部的面包,很没味道的吧?我家妈妈做的三明治超好吃的,打算分你一点儿」



「那不是吃过的吗」



「呵呵,你在意间接接吻的吗?没什么的吧?你没和梓交往的话」



千冬你这家伙。



你是在强行揭露我和友利有没有在交往吗。



要是我不吃的话,她肯定就想说「果然在恋人面前就没法和其他女生腻歪了呢」了吧。



我又不是初中生,不要去在意什么间接接吻,咬一口三明治倒也没什么问题……。



《假、假的吧,C酱?》



A同学(注:梓,AZUSA)的隐藏账号里出现了仿佛被整个世界背叛了一般的怨言。



《我那么信任你的……把你当成好朋友的……你为什么要实施我的作战……》



喂,冷静点。



《我的炸鸡块也是从原料开始精挑细选匠心制作的所以绝对好吃的……难不成C酱也喜欢K君……?》



你拿着叉子的右手在不停颤抖哦?



《明明之前还说『我喜欢的人在其他高中』的……明明还一边看着不良漫画一边说『我喜欢狂野且年上的类型』的……原来只要是男的就谁都行啊……淫乱,母猫,恶魔……》



太过动摇居然对除我之外的人也施以言语之拳了啊!?



你不是刚才还决定要叫她参加你的婚礼吗。



「真是的,千冬~。不要给孤僻君,给我嘛~」



和隐藏账号里的冲动完全相反,友利笑着撒着娇。



虽说这是头脑清晰的优等生所做出的完美修正。



「不~行。梓你我昨天不是给过了吗」



「说起来你俩总是分享午餐呢」



「不愧是挚友。关系真好」



一点都不好哦,神宫寺。



再这样下去的话,最坏的情况就要变成C酱的喉咙被刺进银色的凶器了。



(没办法。计划变更)



要是平时就放着不管了,但千冬陷入危机的话我无法视而不见。



事已至此,只能巧妙地引导对话,守护女生之间的友情了。



「抱歉,风见。今天不是吃三明治的心情。怎么说呢,我想吃更加油腻的东西」



「!」



「比方说,炸的东西」



「诶!?……真的吗,键坂君?」



「嗯。具体来说就是炸鸡块之类的」



强行从千冬手中夺取对话主导权,并助攻tomochan。



接下来就靠友利来射门了。我的工作已经结束——。



「那个……那个呢……」



但是。



友利像一只受到意想不到的款待的柴犬,不知所措。



她青涩得完全不像平时的她……让我不由得想要帮她一把。



「哦,这不是炸鸡块吗。给我一个」



「啊!」



我迅速地从友利的便当盒里拿起一个炸鸡块。



「等等,你怎么擅自就吃啊——」



「好吃。友利你的料理真好吃」



「诶!?」



「每天都想吃」



友利眨了眨眼睛,就像收到了圣诞老人送的不合季节的礼物似的。



然后,她猛地转过身去,说道。



「你味觉太迟钝了吧?这只是炸鸡块而已」



……不是,你的便当作战呢?



虽然我也没打算把那样的对话复现到最后,但我难得想要让你散散心所以才说了那样的台词的。



这样想的我看了眼隐藏账号。



《谢谢你C酱!果然是天使!给我带来了好运!》



《被K君夸了被K君夸了被K君夸了~!幸好我做得比平时更加努力~!难不成是因为——》



《想着喜欢的人做料理的话,就会更好吃吗!》



……喂。



你这评论也太纯真了吧。



虽说成功守护了女生之间的友谊是好事,但再怎么说这样太让人害羞了。



「呜哇,两个人都在害羞」



「「!」」



千冬这么一说,我和她都回过神来。



银发辣妹一副打心底感到失望的样子,



「看来你俩是真的没在交往啊」



「诶诶诶!?是那样吗……」



「如果是恋人的话那反应也太纯真了。只是吃个炸鸡块而已哦?给小学生看的恋爱喜剧也都会写得更过激」



「遗憾。还以为难得会有两对情侣了」



「等等,翼亲。那样的话就会剩我一个孤零零的了啊?话说你想让键坂加进来吗?」



「当然!键坂同学是相当靠得住的男生」



「帅哥的奉承又好又温柔啊。难怪铃香会被攻略」



「呵呵,因为翼同学很温柔的」



「不不不铃香你才是」



「我刚刚是在讽刺啊!你俩笨蛋情侣倒是察觉到啊!」



「话说千冬同学不谈恋爱吗?」



被神宫寺这么问到的千冬叹了口气。



「我喜欢的狂野男性在重点学校没有的」



「也就是说你喜欢不良那种的」



「不良吗。说起来,我们这个地区也有个大型的不良团体来着。据说那里的领袖强大到令人难以置信——」



热闹的闲聊重新开始。



看样子大家都对我和友利的关系没了兴趣。



话说回来,我已经很久没有经历过这么热闹的午休了。



虽说平时都是一个人去学校食堂吃饭。



(这样想的话,是不是应该感谢邀请我的友利呢)



多汁的炸鸡块虽然已经凉了,但也非常好吃。



虽说每天就算了,但偶尔的话也是想尝尝这样的午餐呢——。



(——不,那不可能)



我否定了浮现在脑海中的可能性。



这种思考方式可不像我。



和其他人和和睦睦地一起吃饭什么的。



这像是当初那样的状况,让我不禁变得有些怀念,有些开心了。



「……键坂君,又在看动画?难得邀请你,认真和大家聊天啊」



友利的声音有点像是在闹别扭。



大约是因为我沉思太久了,友利发现我的手机屏幕是亮着的。



「动画!?什么什么什么!?你在看什么!难不成是你花!?」



旁边的千冬过来企图看我的手机。



「唔。这不是看不见吗」



「啊。我贴了防窥屏的膜」



「啊——那个很便利的。不从正面看的话是看不到屏幕内容的,是在电车里看色情动画时的必需品——」



「……色情动画?」



「误会了。我在看的是……狗的视频」



坐在对面座位上的友利用鄙夷的眼神瞪着我,所以我搪塞了一下。



毕竟我不能说是在实时地看她的隐藏账号。



「咦。键坂同学喜欢小狗吗?」



「很喜欢哦。在老家都有养。因为现在一个人住所以见不到,很是想念的时候就会在油管上看狗的视频」



这是真的。



说谎的诀窍是把一小勺的真相混合进其中。



(不过,狗么)



仔细想想,友利的性格是有点像狗。



平时恶态尽显的样子就像是不亲近主人的猫,但在隐藏账号里倾吐真心的时候又像是一只想撒娇的宠物狗似的,总觉得很可爱。



(所以我才会忍不住想要偷看隐藏账号吗?)



看来我比想象中还要想念樱花啊。



樱花是老家养的一只很亲近我的大白熊犬。



那个宅子对我而言几乎没什么美好的回忆,除了和就像家人一样从小养着的樱花玩耍之外——。



「……我说,键坂君」



然后。



或许是沉浸于和爱犬之间的美好回忆的错。



「你要是实在想吃的话,我再给你一块炸鸡块好了?」



友利罕见地对我露出害羞的表情。



虽然她可能还没有放弃那个作战计划,



「诶,真的吗,樱花?」



但当我这么回答之后,友利的笑容就立马僵住了。



……咦?



难不成是我搞砸了?



「樱花?你把我和谁搞混了吗」



「那个是……」



「啊,难不成是你的女朋友!?」



「啊?为什么会变成那样?」



「因为你叫得很亲切嘛!诶~这样啊~键坂有女朋友啊~」



一脸坏笑的千冬。



饶有兴趣地探出身子的神宫寺。



钦佩键坂同学果然很厉害的穗村。



而同学们则是“那个孤僻的家伙居然有恋人?!”地重新骚动了起来……啊——这样的展开可不妙。



(实在是不能说是养的狗)



难道不是吗?



要是被人知道我把『大家的朋友』和狗搞混了的话,会遭到袭击的。



而执行犯就是尚未放弃交往可能的友利梓玉碎者之会的成员们。



「哼。孤僻君有女朋友啊。我倒是完全没兴趣」



只是友利本人却和往常一样反应冷淡。



啊,太好了。



看样子她完全没有在意我叫错了名字——。



《——樱花,是谁?》



但是,



写在隐藏账号里的真心话却让人不寒而栗。



《樱花是谁?朋友?恋人?妹妹?姐姐?还是说恋人?果然是恋人吗K君?呐,樱花是谁?樱花是谁樱花是谁樱花是谁樱花是谁谁谁谁谁……》



「……」



好吧,如果说有什么好消息的话。



今天教千冬学习的任务应该会延期吧。



(友利和我都不是那个心情嘛)



看着已经不是家犬的了班长像疯狗一样张牙舞爪的SNS,我开始思考如何安抚她的情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