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装客户端,阅读更方便!

第九话 键坂君孝的背后一面(2 / 2)



——什么啊。



开设隐藏账号的原因就是那个啊。



班长你还真是个恋爱笨蛋啊。



「不,笨蛋的是我才对」



明明是自己主动对友利冷淡的,却害怕被那家伙所讨厌。



而且,在发现她并没有讨厌我之后。



在知道她现在依旧喜欢着我之后,我就感到无比的安心了。



在我会产生这样的思维之时,结论不就已经得出来了吗。



「——」



所以我跑了起来。



我穿着校服冲出公寓,往新姬之丘车站方向跑去。



目的地是友利在三个小时前发的推特。



《真奇怪。站前的卡拉OK不是正在装修吗》



大约友利就在那里。



装修中的卡拉OK店。



那是最适合坏家伙们聚集的地方了。



虽然也可以让KAZARINA的人过去,但距离而言我直接去是最快的。



就算被卷入这场风波会导致友利发现我的真实身份,



(管他呢)



现在救友利是比什么都更重要的事情。



没错,我已经得出结论了。



我终于意识到了。就像友利在努力压抑自己的心意一样,我也在拼命压抑着自己的感情。



友利梓并不是单纯的同班同学。



她对键坂君孝而言——。



#



「五十万就行」



在新姬之丘站前的十层大楼。



位于七楼的装修中的卡拉OK店里的大房间。



房间里亮着数盏不知道从哪里搬进来的灯,披着白色夹克的高个男人——山城贵这么对我说道。



「然后我就和那家伙分手」



「……怎么可能出得起那么多钱」



「啊?别扯了。爱洲是超级重点学校吧。爱洲的学生的话,50万什么的父母也是能轻松负担的吧?」



五官端正的山城扭曲地笑了起来,他身边的两个人也发出了刺耳的笑声。



……(完全判断失误了)



为了解决高仓烦恼的事情,我在3小时前被叫到了这里。



明明说好只有山城一个人会来约定地点,



「说到底,谈分手的事情还带人不是很奇怪吗?」



「为了介绍可爱的女朋友而叫朋友来,有什么不对吗?再说了,违背约定的高仓也是半斤八两吧。居然委托人来谈分手的事情」



「那个是……」



「嘛,来了个比那家伙可爱100倍的人的话也还好」



他用简直就像是在估价一样的视线投向我,让我浑身起了鸡皮疙瘩。



我想马上离开这里,但是房间出口却被他旁边的一个人堵住了。



手机也在刚进房间的时候就被收走了。



我当然是抵抗了的,



『我们会把偷拍的高仓的照片曝光在SNS上哦』



被这样威胁之后就只能服从了。



当然我并没有他们真的偷拍了的证据。



但是,如果真的有什么不正经的照片的话,高仓同学就——。



「你最好快点说『我会付钱的』」



山城身边的一个人催促道。



「贵可是广人先生的熟人」



「……广人先生?」



「唔哇,你不知道!?KAZARINA创始成员的五人之一,现头儿!就是那个当传说中的KEI和他的搭档离开之后收拾起整个KAZARINA的人!」



「广人先生可比我可怕多了。所以最好还是在他来之前赶紧谈妥比较好吧?」



总之,他们是在狐假虎威这件事我是明白了。



(这是机会)



毫无结果的谈话已经持续了三个小时。



之所以会突然抛出这种话题,对方大概也已经忍耐到了极限。



「喂!别不出声啊!」



来了。



大概是因为不耐烦了,挡在出口的人紧紧抓住我的衣领,强行让我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就在那一瞬间。



「呼!」



我用双手抓住了粗暴地抓住了我的衣领的那个人。



然后一口气用身体的力量放倒了对方。



这是在练合气道的朋友教我的防身术之一,效果很好。



男人的身体狠狠地摔倒在了地板上。



我按照关节技的要领扭转右腕,把对方脸朝下按倒在地。



「你、你!?」



我踩过因疼痛而呻吟着的那个人的后背,向出口跑去。



总之得先从这里出去……!



「好——了,遗憾!」



瞬间——身体里有电流流过。



这不是比喻。我的视野开始闪烁,思维也短路了。



就像是被雷打了一般的冲击传遍全身,双膝一下子就没了力气。



「啊——」



不妙。



刚想到这里,我的身体就已经瘫倒在了地板上。



「唔哇,厉害!贵那是什么!」



「嘿嘿,之前加入收藏的护身用泰瑟枪」



「枪?」



「简单来说就是远距离型电击枪。向对方发射电极,然后让电流通过连接电极的电线。美国警察就在用这个」



「这种东西哪里买的啊」



「国外的违法网站!完了也借你一把——」



「现在不是说这种话的时候吧!」



刚才被我放倒的男人激动地说道。



他一脸愤怒地站了起来,像足球的PK(注:罚点球)一样用力踢了我的胸口。



痛得我一下子喘不过气来。



感觉本就模糊了的意识要彻底消失了。



「唔哇,蠢货,你做太过了」



「但是这个女的……!」



「现在还不行。等摄影结束后,你想怎么做都行」



摄影。



听到这个词我只有不祥的预感。但就算想要抵抗手脚也使不上劲。



「那就开始吧」



两个男人抓着我的肩膀,粗暴地把我放在了桌子上。



「一开始这么做就好了。偷拍了那个叫高仓的家伙的事情也是骗人的吧?」



「哈哈,暴露了?反正可以有更好的威胁材料了,结果万岁」



到了这个地步,我也明白自己将要遭受什么了。



他们想要把我当成ATM。



所以有必要制作提款所需的威胁材料(银行卡)。



「不,不要……」



我的舌头已经僵直了,却还是拼命地抵抗着。



悔恨和恐惧让我的眼泪都要流出来了。



(——啊)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



明明这一周是如此的幸福。



和K君……键坂君的距离也缩短了。



还很高兴终于能和他成为朋友了。



感觉现在的自己可以一个人做到任何事。



然而,结果就是——和班上的大家吵了起来。



因为不想让大家置于危险之中,所以就一个人冲出了教室。



(明明自己还在咖啡店里告诉了键坂君和其他人产生联系的好处来着……)



讽刺的是,我自己却放弃了和大家之间的联系。



「嗯?谁在这时候打来的啊,山城」



就在这时,响起了手机的铃声。



「不知道。是不认识的号码……啊——喂喂?现在在忙……诶!?广人先生!?」



山城用宛如换了个人般的惊恐声音回答道。



「为、为什么会知道这个号码……什么!?你让同伴查到的……难道是在找我们吗!?」



山城的话让旁边的人有些困惑了。



一脸焦急的山城挂断电话后大叫道「可恶! 」。



「糟了,KAZARINA在找我们」



「啥!?什么情况啊!你不是和广人先生很熟吗……」



「不,其实只是在某次参加有很多人在的酒会时遇到过而已,连话都没有说过……总之走了!被抓住的话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啊,太好了。



从他们的对话来看,托了那个叫广人的人的福,山城他们看来要逃走了——。



「——等等。在逃走之前,上了这个女的吧?」



然而,安心却只有一瞬间。



刚才踢了我一脚的人用失去冷静的声音这么说道。



「不然的话就收不住了!而且要从KAZARINA手下逃走的话,会更需要钱的吧!?」



「确、确实。贵你怎么想?」



「——是呢。就算是KAZARINA,也没法简单地就找到这里。在他们来这里之前,上了她。而且没准就是因为这个女人我们才会落得这个下场。那样的话……」



“就把你狠狠地轮奸好了”山城像骑马一样骑到了我的身上。



他解开了我的衬衫扣子,粗暴地让我敞开了胸口,露出了皮肤和内衣。



我试图抵抗,但可悲的是我的身体却不受使唤。



(拜托了,谁来救救我……)



绝望和恐惧让我全身颤抖。不管怎么求救也都不会有人来的。可明知如此,我也只能祈祷。



然后,慢慢地。



山城的手伸向了我的胸口——。



「——喂,你他妈的」



突然,一个冷彻得令人毛骨悚然的声音响起。



由于电流而无法聚焦的视野。



映入其中的,是一个身穿灰色校服的男生,他打开门走了进来。



「……键坂,君?」



假的吧。



他为什么会在这里?



不行,快逃。一打三怎么可能赢。而且山城还有电击枪。



「抓紧从她身上滚开」



「啊!?」



其中一个男的喊道,“你谁啊!”



然后一拳打在了键坂君身上——。



结果而言,事情没花几秒就解决了。



随着一声清响,男人的身体就瘫倒在了地板上。



配合着一记重拳的左手掌击(反击)。



锋利到可怕的一击。



他用手掌准确地击中了男人的下巴,让那个人的大脑都晃动起来了。



结果,那个男人因为脑震荡而失去了意识。



「你他妈!」



对下一个对手更是毫不留情。



他用左拳击中了正要攻击他的人的脸。华丽的牵制(刺拳)。吓了一跳的男人为了避免自己继续被打,就试图去铲键坂君的脚,可结果,



「呀!?」



伴随着一声惨叫,原本想紧紧抱住键坂君的那个人被拉开了。



是耳朵。



键坂君捏起了男人的左耳来控制他的动作。



男人一边因快要被撕裂的耳朵而痛苦地呻吟着,一边企图抓住键坂君的手臂。



然后他的脸就被键坂君用膝盖狠狠地踢了一脚。



完美预判对手动作的一击。



然后男人倒在了地上,变成了一个只会抽搐的人偶。



「等、等等!」



山城发出近乎癫狂的悲鸣。



他从我的身上下来,把泰瑟枪丢在地上,投降似的举起双手。



「这个女的还给你,所以放过我们!」



他用颤抖的声音乞求饶命。



也难怪,剩下的只有山城一个人。



键坂君只用了十几秒就放倒了另外两个人。



「知道了」



「真、真的!?」



「嗯。我发誓。不会再做什么了。不过,在那之前,给我向友利道歉」



「那是当然……」



也许是为了向我道歉。



山城像是在调整紊乱的呼吸似的,深吸了一口气之后,



「蠢货!」



他从夹克里取出了另一把泰瑟枪。



眼前的景象让我感动惊愕。



山城的投降是假装的。



刚才他还对旁边的人说『完了借你一把』。所以包括要借给旁边人的一把在内,他一开始就带着两把枪。



不过——令我吃惊的并不是这个事实。



而是键坂君仿佛预测到了山城的动作一般地。



在他取出凶器的同时,就一瞬间拉近了距离。



然后迅速用手刀砸向山城的手。



枪因为冲击力掉到了地板上。



再加上一记前踢把山城踢飞并拉开距离之后——胜负便已分。



接着键坂君捡起掉在地上的泰瑟枪,单手举起。



「你、你他妈!」



被枪指着动弹不得的山城叫道。



「你骗了我!?刚才还说什么都不会做……!」



「你不也骗了我吗」



「唔………混蛋,为什么……!」



「你问我怎么知道你还有一把?因为你上衣胸口处有点隆起。仔细观察的话就能知道你在玩些什么把戏。伪装投降也是常见的欺骗伎俩。而且……」



「……而、而且?」



山城一脸惊恐地反问道。键坂君露出十分冷淡的表情,



「谁会信你这种混蛋的话啊」



他毫不犹豫地扣动了扳机。



「啊!?」



被高压电流击中的山城痉挛着倒在地板上。



(好、好强……!)



在这种情况下,我却对那精湛无比的技巧感到惊叹了。



虽然攻击很强烈,但并不是为了折磨对方。



只是因为那么做是最合理的而已。



这是让对方无法行动以保护我的最简单方式。锐利的的反击。抓住耳朵用膝盖顶人。这一切都与我学过的正攻法(防身术)不同。



像精湛的外科手术一样快速而准确。



过于熟悉实战的强势举止。



而且并不只是用暴力蹂躏而已。他还识破了山城的假装并反设了个套。



在战略上也完美地压倒了对手。



「已经没事了,友利」



键坂君他。



为了让我安心,用和刚才判若两人的温柔声音这么说道。



「现在就休息吧。你大概是挨了这个的一击吧?眼睛都没有聚焦了」



「啊……」



我用模糊的意识点了点头。



紧绷着的弦顿时断了。



勉强保持着的意识开始变得微弱。



「唔,唔,对不起,请原谅我!」



视野变得一片漆黑。



在这过程中,传来了尚未失去意识的山城的惨叫声。



「山城贵」



然后。



键坂君再次用冷淡的声音说道。



「我会把你们交给马上就会来这里的人。今后再也不要接近爱洲的学生了。而且永远不要再对友利——」



在黑暗之中。



濒临中断的意识听到的是——。



「不要对我的朋友出手」



如此我等待已久的一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