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装客户端,阅读更方便!

第十话 告白,右手,以及眼泪(1 / 2)



我很害怕。



但害怕着自己是做了一个结局是HappyEnd的梦的我醒来了。



「唔……」



肚子好痛。



好奇怪,刚才应该是在做梦才对啊……嗯?



为什么会这么暖和?



「醒了吗」



通过那个声音我理解了情况。



暖和是因为身体在和某人亲密接触。



在五月的夜空之下。



某人背着我走在空无一人的人行道上。



「键坂,君?」



或许是为了我不被初夏夜晚的空气冻到,他将校服外套披在了我的肩上。这无微不至的关心让我高兴得不得了,我忍不住想要紧紧抱住他的身体……不不不,等等等等。



这什么情况!?



「等、等一下!放我下来!」



「哇,别乱动。让我背你一会儿。你前面都没意识的」



「但为什么你在背我……!」



「附近有家远房亲戚开的医院,带你去那里看看」



「那不是还有救护车或者出租车吗……!」



「我也有考虑过,但还是放弃了。让失去意识的女高中生上车的话搞不好会闹到警察那里」



「唔……那个……」



会非常不好。



报警的话事态就会扩大,而且还会波及到高仓同学。



「不过,医院还是要去的。虽然应该没什么事,如果有了后遗症的话,我会很担心的」



「后遗症?」



「你不记得了吗?你中了电击枪。还被做了什么?」



「那个……肚子被踢了」



「……。笨蛋。就是因为你一个人乱来才会受伤的」



不是在和我拌嘴,而是教导似的正论。



我也知道他是对的,但却习惯性地反驳道。



「键、键坂君你不也在乱来吗!刚才也差点被电击枪击中——」



「我没有乱来。我是在引诱他拿起武器」



「诶!?」



「看山城的态度,十有八九是拿着什么武器的。所以我故意装作没发现他的伎俩,骗他拿了出来」



「……!」



「从怀里掏出武器再摆好姿势之前会有时间延迟……也就是说会产生破绽的吧? 与不知道对方会做什么的对手相比,按照自己的想法露出破绽的对手会更容易对付」



「对付……」



「因为没有比觉得敌人进了自己圈套而确信胜利的对手更容易打倒的了」



……他为什么在那种情况下还能进行如此理性的思考呢?



他的聪慧和冷静让我感到震惊。但我还是问道。



「没关系吗?那么粗暴的做法会招致他们的怨恨的——」



「不用担心。我已经拜托熟人善后了。他们再也不会接近爱洲的学生了。不仅如此,连这附近也都不会来了」



「等等,不会是死——」



「并没有。不过会让他们经历比死亡还要可怕的事情」



“那是他们自作自受,所以你不用在意”



键坂君用往常的语气这么说道。



「——呐,键坂君你究竟是什么人?」



我忍不住提出了我的疑问。



「说到底,你为什么知道我在哪里?还有,你的熟人是谁?」



「……」



「我还有很多想问的!你为什么会那么强!?我也有学过一点防身术所以明白的!你刚才的战斗方式明显不是一般人——」



「抱歉,友利」



虽然看不见他的表情,但键坂君的声音却很认真。



「我不能说。真的不能。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你能保密我参与了这件事。请对谁也都不要说是我救了友利你」



他一边背着我,一边这么说道。



我想了一会儿,说道。



「——知道了」



「诶……格外干脆啊」



「毕竟,想要隐瞒就证明你很不想说出口的吧?虽然是很在意,但我不会去刨根究底的」



键坂君或许以为我会质问他。



感到惊讶的他沉默了一会儿,



「你还是那么地温柔啊」



「温柔的是你才对!你又来救了我。明明没有人对你说『来救我』,你却还是来救我了……」「……」



「……抱歉,键坂君。给你添了麻烦,真的抱歉」



「是我自作主张要救你的。友利你没必要道歉——」



「不是那回事!」



尽管被踢的肚子很痛,但我还是大声喊了出来。



「你刚才说的话完全正确。我就是个笨蛋」



「……」



「其实我……最近发生了一件很开心的事。所以我决定比以前更加倍地一个人努力。这样就能更好地帮助到大家了。就能更加接近自己理想中的友利梓了」



「……」



「今天去卡拉OK店也是其中的一环。我不想把大家都置于危险之中,而且也觉得自己一个人也能解决。但……结果却是这个样子……要不是键坂君来了的话……肯定……」



我不想去想象发生了什么。



『如果一直追求理想的话,总有一天你会绊倒的』



——啊。



运动会的时候他给我的忠告是正确的。



我明明为了让键坂君说「喜欢你」而一直在努力……!



(肯定被他讨厌了)



班上的同学也肯定会对我一个人跑出去的行为感到愕然。



一想到这里,眼泪就快掉下来了。



「你刚才说我是自作自受对吧?那句话……我觉得也说对了。我的所有行动都是错误的,只是一直以来碰巧做得很好而已」



「……」



「班上的同学肯定也讨厌我了。会怪我装什么正义的伙伴,一个人胡来——」



「啊,没错」



被键坂君秒答的我心都要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