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装客户端,阅读更方便!

第四话 再会、过去、中断了的钢琴(1 / 2)



考试结束之后,暑假就不远了。



但是,学生们并不能松懈。



因为期待已久的学年末舞会之夜即将到来。



之前神宫寺好像有主张说“考试结束的现在是最适合邀请舞伴的时候!”来着。



嘛,那家伙倒是肯定会和恋人的穗村跳舞就是了——。



「反正你们俩也是要跳的,午休的时候一起练练舞怎么样?」



「啥?为什么我要和这种人形坏话制造机一起?」



「我也不想和你一起。键坂君一个人跳就好了吧?在烧红的铁板上什么的」



「好了好了。欢喜冤家秀已经看腻了——」



午休时空无一人的音乐教室。



这么说的千冬明显有些心不在焉。



「学习时间要减少了。抓紧进入正题吧」



「是的。千冬你不是有事情要和我们商量吗?」



「是找梓商量。可没叫键坂」



「她是这么说的。我可以回去吗?」



「不行。我已经决定要更加依——不对,要更加活用你了。只看配置的话键坂君还是挺不错的」



想依赖人的时候就依赖吧。



我对友利说的这句话,好像并不只在拥抱上起了作用。



(开始依赖我是个好趋势)



只是,问题是千冬要商量什么事情。



从考试当天开始,千冬就明显没什么精神。



考试成绩也是勉强及格,偶尔还会一脸沉重地思考着什么。



(在私信里聊宅话题的时候,也不像平时那样锐利了)



我也有想过她大概是有什么烦恼吧……刚好千冬就来找友利商量了。



现在比起内部网站问题,还是优先宅友吧。



「不行的!」



「等下!?冷静一点千冬!」



友利急忙对童年玩伴这么说道。



这也没办法。



因为晶莹剔透的泪水已经从千冬苍蓝的眼睛之中流出来了。



「键坂什么的是不可能解决我的烦恼的……!」



「究竟发生什么事了?」



「那、那个……!」



千冬一边拼命擦去扑簌簌落下的泪水,一边用沙哑的声音喊道。



「我一直单相思的那个人,有女朋友了!」



——等等。



千冬喜欢的人=前辈=键坂君孝。



想着“我又没有女朋友啊?”的我突然想起来了。



在拜访完友利家后的回家路上。



我发现了手机上的与后辈酱的通话记录。



(再加上那天,友利是用『宅友酱』来称呼后辈酱的 )



明明我没有告诉她后辈酱是女的。



虽然我需要安抚因拥抱后遗症而无法平静的心脏便搁置了这件事,但果然那是——。



「之前,我和喜欢的人打了电话。然后不认识的女人就登场了……」



「那不是恋人吧」



只是千冬没注意到而已,那个人就是友利。



虽然不清楚友利为什么会接千冬打来的电话,但估计她也没注意到对方就是自己的童年玩伴。



毕竟要是她意识到我和千冬的关系了的话,肯定会在隐藏账号上说些什么的。



「为什么键坂能那么说啊!?」



「我是说,只是接个电话而已就断定是恋人什么的为时过早了」



「键坂君说得对啊」



「连梓都和这家伙站一边!?」



「风见。我知道你讨厌我。但因此责怪友利就太感情用事了」



「……」



“……这我当然知道的嘛”千冬泪眼汪汪地低下了头。



「比起感情用事说出自己一时的想法,不如一边整理思绪一边有条理的表达出来」



「是呢。这样一来没准就能解除对单相思对象的误解了」



「唔……但是……」



「但是?」



我反问道。蓝宝石色的双眼已经湿润了的千冬夹杂着呜咽声这么说道。



「她、她说已经做过了」



「啥?」



「所以说!按那个人说的意思,他们已经做过爱了!」



喂,大家的朋友同学。



你对我的后辈酱都说了些什么?



「呜呜呜呜呜呜已经不行了受不了了~!那个人居然有女朋友了~!」



「不要哭啊?说不定并不是女朋友……」



「并不是?」



「……而只是肉体上的关系而已」



「炮友吗!?不要小瞧我喜欢的人!他可不是会有那种廉价关系的人!」



「那样的话……虽然有些难以启齿,但可能就是女朋友吧?」



「!?」



「很遗憾,那两个人就是在交往——」



「唔哇哇哇哇哇梓你个笨蛋啊啊啊啊啊!」



「冷静冷静!没事的!有我在!」



「诶……」



「现在就尽情哭吧。放心吧?我不会把这件事告诉任何人,也不会嘲笑哭泣的千冬的」



「呜呜,梓,梓~~~!」



友利紧紧抱住了号啕大哭的千冬。



如此美丽的友情我都想把它做成百合动画里的一个场景了。



虽然问题在于她俩完全没有意识到彼此是情敌,



(但这是机会)



趁友利在安慰千冬的时候,让我来推理一下。



为什么千冬会产生这样的误解?



「——」



是因为——友利在电话里说了一些可能会引起误解的虚张声势的话吗?



(考虑到千冬好胜的性格,之后的发展也可以预测到)



大约友利接到电话之后,千冬做了什么事来进行宣示了吧。



就比方说前辈和自己关系亲密之类的。



结果就是——。



(虽说是推论,但友利大概也反击了吧?)



如果是平常的友利肯定就不会那么做,而是会冷静地倾听。



只是,一旦和自己的恋爱扯上关系,她就会失控的。



在通话过程中之所以没有意识到对方是好朋友,估计也是因为彼此都认为对方是情敌而慌了手脚。



(然后,作为对宣示的反击(counter),她说了些暗示和我是什么关系的虚张声势的话……之类的?)



从千冬刚才的发言来看,可以推测出友利并没有说什么直接性的内容。



顶多只是『说的意思』而已嘛。



不过,我感觉也并非是100%捏造的。



(虽然有着在恋爱方面笨拙的一面,但友利作为成绩优秀的优等生,头脑也是相当灵光的)



她应该知道随便乱编的话会很容易暴露。



如果是这样的话,就很有可能是以现实中发生了的事情为基础而进行的虚张声势的创作。



这样就能增强谎言的力度。



而我现在能想到的答案范例有——。



① 「我以前给他看过内衣」



② 「我和他在咖啡店约过会」



③ 「我邀请他来我家了」



④ 「我经常和他一起学习」



虽然不能去问哪个是正确答案,但最有力的应该就是①和③了吧?



即使千冬后来问了我友利也可以辩解说「又没有撒谎」,而且对于发起挑衅的情敌来说也是一个恰到好处的虚张声势的反击。



结果就是千冬完全相信前辈有恋人了。



那样的话——。



「干脆直接去问你的单相思对象好了。问他『你有恋人吗?』怎么样」



这是最好的办法(best)。



先让千冬去提问。



然后我再作为前辈去消除误会就好了。



「你傻吗!?」



千冬用相当久远的动画台词骂了我。



「那种事怎么可能问啊!」



「为什么?」



「孤僻君真是愚蠢。要是对方真的对千冬说『有恋人的』了的话肯定就会一蹶不振了啊?」



「不亏是梓!太懂我了!」



「毕竟是童年玩伴啊!这种事情理所当然了!」



意气相投的两位情敌。



怎么说呢,感觉就像是在观看不知道彼此身份就互相握手的波布蛇和猫鼬一般……。



(——没办法)



键坂君孝还是以前辈的身份来行动吧。



我不想和后辈酱关系破裂。



也不想看到好朋友以为自己已经失恋了而变得情绪低落。



得想办法让她重新振作起来。



(为此,平时的老办法可不行)



从千冬动摇的表现来看,大概通过私信和电话来说明的话是不会让她相信的。



那样的话——就得做好要冒一些风险的准备了。



「诶!?」



我假装用手机看时间,给千冬发了一条私信。结果她摇动着红色格子裙站了起来。



「怎么了?」



「刚、刚才!我的单相思对象给我发私信了……!」



千冬十分吃惊地把手机屏幕展示给我们看。



写在上面的内容是——。



#



「……晚上好,前辈」



时间是19点。



对七月而言有些凉爽的夜空之下。



新姬之丘的某个小公园里,穿着校服的千冬朝我搭话。



「哟,千冬」



我用比学校里稍低沉的声音回应道。



「抱歉,突然叫你出来」



「不,没事。……我可以坐在旁边吗?」



「当然」



「谢谢……」



她一副紧张的样子,坐在了我坐着的长椅上。



(看这样子应该没暴露)



现在的我头上戴着一顶红色假发。



以新姬之丘所在地区为根据地的不良团体——KAZARINA。



这就是其前头儿KEI的样子。



(为了以防万一而准备的东西排上了用场啊)



我为了万一需要以KEI的身份和千冬见面而做了各种准备。



虽然不能像不良时代那样染头发,但这顶假发的质量很好,应该是不会轻易暴露的。



而且还带着可以遮挡表情的黑色口罩。



「口罩是怎么了?感冒吗?」



「不用担心。因为很多人都认得我的脸,只是稍微变装一下」



这不是说谎。在以前,就因为我是KAZARINA的头儿,就会有一堆有格斗经验的人以切磋为目的来找我茬。



「这样。前辈是名人嘛」



「KAZARINA倒是已经交给广人桑了」



「广人桑吗。我没有见过他。但听说过不少传闻」



「不少?」



「很有名的!KAZARINA的五名创始成员之一!在网上也有很多传言哦!?传说中的KEI的右臂!会帮助解决十几岁青少年来咨询的问题,还会和正在与之斗争的团体的首领进行谈判,头脑也敏锐到了恐怖的地步……!」



「差不多都对」



KAZAIRINA是因我和当时的搭档相遇而生的。



但,如果没有广人桑,它大概是不会成为如此庞大的团体的。



『我觉得、广人桑就是KAZARINA的大脑(brain)!』



不良时代的搭档就是这么比喻的。



他就是如此可靠的策略家。



五月的时候能救出友利也是多亏了广人桑。



「好想见他一面」



「算了吧。你会吓一跳的」



「有那么可怕?」



「在KAZARINA里最不择手段的人估计就是他了……不对,这件事下次再说」



我感觉千冬在诱导我去讲广人桑的事情。



大概是故意不想让我进入正题吧。



「……嗯。是有重要的话要说对吧」



千冬她。



那蓝色的双眼里噙满的泪水似乎都快要流出来了,但她还是挤出一副坚强的笑容。



「恭喜了」



「啥?」



「前辈有女朋友了吧?今晚就是来报告这件事的吧」



「……」



「……对不起。我之前和前辈的女朋友吵了架,还把她惹火了。虽然那个人也回击了不少……但如果是前辈选择的人的话,肯定是好人的。所、所以,我也要祝福……」



「千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