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装客户端,阅读更方便!

第六话 泳池约会危机(2 / 2)



「嗯!收下之后我会用你的名字来称呼它然后好好疼爱哦!?」



「……我说,就算你的目的是想让我毒舌,但刚才的发言也太难为情了——」



「会充分疼爱的~。用绳子吊在天花板上,一个刺拳,再对着身体一个上勾拳,接着一个直拳!」



「别把它当成沙包!」



「呵呵,开玩笑的。K君送我的礼物——我会当成一生的宝藏的」



回过神来才发现已经完全忘记通信故障的事情了。



我已经不知道她的哪些话是因为无法写在隐藏账号上而表露出的真心话,又有哪些话是为了让我毒舌而在戏弄我了。



我和唯一的学友友利梓一起,



游着,



玩着,



闹着,



笑着,



交谈着,



尽情享受着盛夏,



共享着同样的时刻。



或许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我想起以前有来这里玩过一次。



『一起游泳吧,KEI!?赢过我的话就请你吃刨冰!』



『大家,不要忘了涂防晒哦?』



『真是的,为什么我非得和你们这些人一起来泳池啊』



『有什么不好。这么适合散心的。在之前的事件,KAZARINA也取得了相当大的成就。对吧,KEI?』



『啊。今天也算是庆祝了,大家一起玩得开心吧』



虽然只是两年前的事,但感觉却很遥远。



是和今天一样的炎热夏日。



我和创立了KAZARINA的四人一起来过这里。



我还以为自己再也不会和朋友一起度过那样快乐的时光了呢——。



「我还是第一次这么开心!能和键坂君一起来这里真的太好了!」



夕阳西下,在被晚霞照耀着的泳池边。



身着泳装的友利梓露出了盛夏的向日葵一般耀眼的笑容。



「——啊。我也这么觉得,友利」



毒舌禁止游戏。



之所以开始这个游戏起初只是为了照顾友利,但令人惊讶的是不知不觉间我也享受其中了。



我可以清楚地感受到。



成为友利的搭档之后,我才重新意识到和朋友一起度过的日常是如此的快乐。



「不过」



即使是禁止毒舌,我也绝对说不出如此害羞的真心话就是了。



#



「哦」



坐在户外轻食区的桌子旁的我看了眼手机,发现信号已经恢复了。



通信故障好像已经修复了。



(友利那家伙有没有注意到呢)



搭档并不在这里。



她刚才看到了一个和父母走散了的小学女生,就说着『你去轻食区等着!我带那孩子去寻人中心!』然后急冲冲地跑过去了。



「那家伙在学院外也是英雄呢。——对吧」



“你也是这么觉得的吧?”



我对坐在邻桌的穿着白色比基尼的棕发女孩这么说道。



「!?」



或许是突然被我抛来话题而吓了一跳,她将正在用吸管喝的橙汁放在桌子上,



「……你认出来了?」



「啊」



「为什么!?」



「你跟踪了我和友利很长时间。是人就都会觉得奇怪的」



「但,只是那样的话……!」



「也有可能单纯是个怪人。不过,就算你用假发和太阳镜遮住了眼睛,但我记得那个耳环」



「唔……!」



可能是意识到了自己的失误,戴着蓝色耳环的她摘下了假发和太阳镜。



「区区键坂还挺敏锐」



风见千冬抚摸着在夕阳下闪闪发光的银发,懊恼地紧咬着嘴唇。



「……不问我为什么在这吗?」



「我不会强行追问的」



毕竟原因也能猜个大概。



千冬亲手把门票送给了我们。



所以也是会担心我们有没有在好好约会的吧。



「这样。嘛,我来这也没什么意义就是了。你俩调情调得我都不好意思了」



「不是,那个是……」



「我还是第一次……见到梓那么开心的样子」



拥有和典型日本人不同的美感的她,被忧郁的阴影所笼罩了。



——你误会了。虽然看上去是在调情,但其实是在玩游戏。



我本想这样辩解,



「咦,君孝?」



但突然有人朝我搭话。



站在那里的是,穿着漆黑比基尼的星罗。



而在她身边,



「铃香?还有翼亲?」



「吃惊」



「真巧。你们俩也来这里玩啊」



穿着泳装的穗村和神宫寺。



以及之前在学生会室里向星罗表过白的名叫定冈的体格强壮的学生。



以星罗为中心的四人团体。



「对了,君孝」



我正想着她怎么会和这帮人一起玩的时候,星罗朝我这么说道。



「在这里碰见也是一种缘分,要不要和我们一起玩?」



「啥!?」



如此发出邀请的星罗亚麻色的波浪头发随风飘动,而千冬却是哑口无言。



「……键坂,你和会长认识?」



「那个……」



「我和他小孩子的时候就认识了。就是所谓的青梅竹马」



「——。倒是没听会长说过啊?」



可能是怕妨碍到我和友利的约会吧。



千冬的语气有些刻薄了——结果。



「喂,风见。在会长面前给我用敬语啊」



「烦人。定冈你闭嘴」



「什……你那说法方式什么意思?」



定冈逼问千冬。



「别太得意忘形了啊?」



「啥?」



「我早就想说了,你这家伙和以前完全不一样了。上高中之后态度变得格外傲慢」



「你倒是一点没变啊。初中的时候经常来找我麻烦。说什么『你和友利关系太好了!』」



「唔……!?」



定冈满脸怒气地握紧了大拳头。



「……变得能说了啊。除了弹钢琴啥都不会,光知道一个劲地哭的风见你。友利不在身边都能这么强势了吗」



「——等等。你什么意思?」



「哼。就是字面意思。好几个学生都这么说的啊?就因为是和友利在一起,风见千冬才能得意忘形。用友利的好朋友这一身份向周围显摆。变得像辣妹也是其中一环——」



“哗啦”的水声响起。



千冬把刚才还在喝的橙汁泼在了定冈身上。



「唔!?……你妈!」



「等、等等定冈同学!」



胸口被泼上果汁的定冈情绪十分激动。



他不顾穗村的劝阻,正要上前抓住千冬,



「!?」



却和站在千冬身前像是在保护她一样的我视线碰到了一起。



「别碍事!」



大约在星罗面前被羞辱让他很恼火吧。



明明是在公共场合,定冈却毫不留情地挥舞着拳头。



(果然这家伙有在练空手道啊)



准确瞄准心窝的左下突刺(腹部攻击)。



通过腹部受到的攻击程度来推测。



毫无疑问是黑带级别的高手。



不过——。



(这种程度的话就没问题了)



我一边分析着对方的战力,一边故意接住对方瞄准脸部的第二发攻击。



一种被称作Slipping Away的技术。



配合着攻击命中脸部而转动脖子,以减轻受到的伤害。



「!抓紧给我让开!」



定冈似乎对我还站在那里感到不耐烦,便提高了嗓门。



(果然没法冷静地作出判断啊)



如果是有段位的人,从我用腹肌挡下第一次攻击,又完美地避开了第二次攻击之时,就应该能意识到了。



自己和我之间的实力差距。



(看来只能动粗了吗)



打倒他没什么难度。



但是会有问题。



轻松击倒他的话我不是普通高中生这件事就会暴露。



虽然定冈没有注意到,但这个轻食区是有监控摄像头的。



就算我打倒了定冈,要是引发骚动而被调查录像的话就麻烦了。



搞不好的话还会追责到学生会长的星罗身上。



(这样的话选择就只有一个)



在不打倒他的情况下打击他的士气。



从定冈再度握拳到出拳为止的三秒内,我做出了这样的判断。



「喂!」



伴随着怒吼而出的是极其感情用事的强力右拳。



我在躲避了那一拳的同时,还使出了一记反击的右钩拳。



不过,我并没有打中。



「唔!?」



我的拳在即将打中他的下巴之前停了下来。



大吃一惊的定冈整个人往后一个踉跄,失去平衡,跌坐在了地上。



「你、你妈……!?」



好的,他应该注意到了。



如果刚才自己的右边被击中的话,被击倒的就是自己了。



「唔!?」



确定定冈不再动了之后,我便装出刚刚受到的攻击开始发挥作用了的样子。



「键坂同学!」



「没事吧!?」



神宫寺和穗村靠了过来。



「不、不用担心。只是有些晕而已……」



我一边跪在地上,一边演绎出气喘吁吁的感觉。



这样定冈就察觉不到了。



——刚刚的急停是幸运使然吗?



他应该会产生这样的误解。



而且也不会再次攻击过来。



(虽然刚刚急停了,但那一拳应该足够让他感到恐惧了)



他已经失去斗志了。



思考应该也稍微能冷静(清晰)一点。



看着蹲在地上的我的样子,他应该能想起来,作为超级重点学校爱洲的学生,在公共场所挑事是一件多么冒险的事情了。



「你!」



只是,有一件事让我始料未及。



如果说是前辈的话还好理解,但挨拳头的人是键坂君孝。



千冬应该是不会生气的才对。



虽然我是这么想的,



「你对键坂做了些什么啊!」



千冬她却怒气冲冲地作势要把装橙汁的杯子扔向定冈,



「住手!」



清澈的女高音突然响起。



大约是从寻人中心回来了吧。



友利对挥舞着杯子的千冬这么喊道。



「梓、梓?」



千冬吃惊地放下了拿着杯子的手。



穿着泳装的友利跑向我们,



「星罗同学,发生什么事了?」



她向现场之中表情最冷静的星罗这么问道。



「……抱歉,梓酱。我明明必须得阻止的,但却吓得动不了……」



星罗一脸抱歉地说明了情况。



大家偶然碰见。



千冬和定冈之间起了争执。



结果便导致保护千冬的我被定冈单方面殴打……。



「……」



友利凝视着蹲在地上假装受伤的我片刻之后,若有所思地思考了一会儿,说道。



「抱歉,定冈君」



「!?」



看着向定冈低头鞠躬的友利,千冬屏住了呼吸。



「千冬做了失礼的事情」



「不、不是……!」



也许是被『大家的朋友』诚挚的道歉搞得不知所措了吧,定冈变得有些焦躁不安。



「我、我才该说抱歉!一时冲动就打了键坂……!」



「……没事。我不要紧的」



为了方便收场,我做出还是很痛的样子慢慢站了起来。



「星罗同学。现在还是暂且……」



「是呢。大家都注意过来了。人群聚集起来的话可就不好了」



「对不起」



「不用在意的哦?梓酱你又没错的」



星罗露出温柔的笑容,说了声「再见」便离开了。



「键坂同学,真的不要紧吗?」



「疼的话还是去趟医务室吧」



「不用担心。虽然是很痛,但还没必要去看医生」



听了我的话,定冈显然松了一口气,然后追着星罗离去了。



神宫寺和穗村也紧随其后。



「……怎么回事啊」



然后。



等看不见他们的身影后,千冬叫道。



「为什么梓你要道歉啊!?定冈那家伙可是打了键坂啊……!」



「不要紧。键坂君的话肯定没事」



我朝着问我“对吧”的友利点了点头。



我以前给友利展示过一次自己的实力。



头脑聪明的优等生大概已经看穿了我是故意承受攻击的吧。



「而且,千冬你也确实做出了失礼的言行」



「啥!?什么意思啊!」



「因为是有名的传闻,千冬应该也知道的。定冈君是喜欢星罗同学的。所以在星罗同学面前被小看,还被泼果汁羞辱,会失去冷静也是理所当然的」



「……什么啊。意思是错的全是我?」



「不是那回事。只是,你应该可以更加冷静的。那样的话就不会把事情闹大——」



「不要对我说教了!」



「我没想说教你!因为是朋友我才这么说的!定冈君是空手部的王牌,还参加过高中校际比赛!虽然他容易冲动,但对自己人却很照顾,深受空手部大家的爱戴!你要是和他有了过节的话……!」



「难不成,你是认为我有可能再次被欺凌?」



「诶……」



「定冈以前就是个孩子王。初中的时候,经常捉弄欺负我的」



「……不是。我并没有说肯定会发展成欺凌。但是——我很担心。如果发生了什么事,我不知道能不能保护好你」



「我为什么非要被梓保护啊!?」



美貌如雕刻一般的千冬怒气冲冲地质问友利。



「我已经不是以前的我了。我摘掉了眼镜,改变了发型,还努力换掉了说话方式!我已经没必要让你从欺凌中保护我了!可你为什么还要在乎我呢?你是我家长吗!?」



「……冷静一点。我是……」



「你才应该冷静思考一下自己的行动吧?」



「诶……」



「我……我一直都很在意的啊!不管我怎么努力改变自己,梓你总是在为我费心!只有我受到帮助,你却一点都不依赖我……!」



『梓从以前就很厉害』



『她可是一个人就解决了学院学生的烦恼和事件的哦!?学习和成绩也一直都是顶尖水准!』



『对我来说,梓是一个非常特别的人』



公园里千冬说的话又浮现在脑海中。



——如果自己不同样成为特别的人的话,是否就会被好朋友抛弃呢?



这样想的千冬比以往更加努力地弹钢琴,希望能在比赛中取得好成绩。



但却并不顺利。



(所以千冬才会憧憬我(KEI),才会改变自己的外表和说话方式)



哪怕一点也好,她想要改变连唯一擅长的钢琴都弹不好的自己。



她觉得这样就不会被友利抛弃了。



不只是受到帮助,也让她能依赖自己。



变成互帮互助的平等关系。



她大概是相信自己是可以给予那位不让任何人看到自己眼泪的孤独的好友(英雄)以支持的吧。



(然而,不管她怎么努力,怎么改变自己——)



千冬的愿望都没有实现。



好友选择了键坂君孝作为她关系对等的搭档(存在)。



偏偏就是那个和自己不和的问题学生副班长。



一定,在理解了这个现实之时,风见千冬她——。



「……为什么啊,梓」



声音被泪水浸染的千冬竭力说道。



「为什么你要选键坂当搭档而不是我?为什么你不来依赖我?难道……只有我觉得我们是好朋友吗?难道我就是……那么的不可靠吗?」



「没、没那回事!」



「无论我怎样改变自己,梓你心中对我的认识都没有改变。在你心里我还是那个内向、爱哭、受欺负的风见千冬——」



一瞬间——千冬表情凝固了。



就像是心脏被插上了一把刀。



「这样啊……所以,你才会和我做朋友的啊?」



「诶」



「梓你不是说过吗。因为我对你说『喜欢你正义的英雄的样子』,你才憧憬成为英雄。稍微想想就能明白了。英雄有一个必需的东西」



「必需的东西……?」



「需要保护的弱者。所以你才会一直和我做朋友的吧?因为你觉得我比你弱小——你瞧不起我」



「……!?」



「这、这样啊……所以才不肯依赖我啊……」



千冬的声音沙哑,仿佛马上就要变成呜咽了。



泪水从那双蓝色的眼眸中流出。



然后——为了不让泪水。



为了不让象征软弱的泪水被友利看到,千冬背朝着友利跑走了。



「千冬……!」



友利条件反射地想去追上好友。



但她止住了脚步。



聪明的友利应该注意到了。



单纯去鼓励千冬的话,反而等于是在强调她的软弱。



那样的话,就有可能破坏掉。



从小积累至今的,和好朋友之间的纽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