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装客户端,阅读更方便!

第七话 在联系之外的东西(2 / 2)

让我很开心的。



因为我知道,其实是个非常温柔的孩子的她只是不擅长表达自己的感情而已。



(虽然千冬说自己是『不可靠的存在』)



但其实没那回事!



和千冬一起聊天,一起玩耍,对我来说……!



「你要是那么生气的话」



手机里传来的键坂君的声音变了。



刚才的冷淡已经荡然无存。



听起来就像是在给迷路的小狗喂奶一样温暖。



「对友利你而言,风见就是很重要的好友对吧?」



「!」



「友利你之所以不依赖风见,并不是看不起她。而是因为你很温柔。因为你不想让她卷入不必要的危险和麻烦。她对你来说就是这么重要,不是吗?那样的话,不就该去好好和好吗?」



「键、键坂君?难不成,你……」



「嘛,接下来的话手机说就不太方便了」



然后,门铃响了。



我立刻走出房间,跑过除了我之外空无一人的走廊。



(——啊)



我怎么能忘了呢?



「打扰了」



打开自动门锁之后又打开了玄关大门,刚才还在和我打电话的人出现在了那里。



没错。



即使我不说「来帮我」也会出手相助。



键坂君就是这样的一个人。



#



「抱歉,键坂君」



把我带进自己的房间之后,友利低头向我道歉。



「又让你当坏人了」



我确实是扮演了坏人。



在去年的运动会上为了让同学们团结起来而撕毁了班级的旗帜。



为了让吵闹的教室安静下来而故意煽动了整个教室里的人。



就像为了让快要升学考试迟到的友利先走而扮演讨人嫌的角色一样。



为了引出友利的真心话,我才故意说得那么冷淡。



「别在意。比起那个,如果已经意识到了自己的心意,还是和风见和好比较好」



「没、没那么简单的!」



「该不会,你是觉得『被千冬依赖我很开心』什么的吧?」



「!?」



「你是在烦恼『自己是想通过帮助千冬而满足承认欲求』吧」



「你、你怎么这么了解我的想法!?你在窥探我的内心吗!?」



没错。



我当然不能说因为一直以来总是在看友利的隐藏账号所以能够预料到她的思考模式。



而且——因为是搭档所以我明白。



看似完美的友利,其实也有很多的烦恼。



正因为如此——。



「你一个人想太多了,优等生。多依赖别人一点吧」



我才想要帮助这位搭档。



「每个人都想满足自己的欲望,这很正常。比如说,某人因为想被大家吹捧而开始了乐队,他的歌却拯救了很多人的心灵,这种事很常见的吧?重要的是结果」



「……」



「证据就是有很多人因为你的帮助而得救了。——我说,五月的时候,我在星宫咖啡说的话,你不会忘了吧?」



「!」



『我一直想要道谢的。多亏了友利,我对人类的不信任多少有所改善了』



或许是想起了以前我对她说的话,友利深深地倒吸了一口气。



「不管是不信任他人的事情。成为搭档之后,友利也一直在帮助我」



「别、别说谎!反过来的吧!?一直是你在帮助我——」



「别说傻话」



我做了个深呼吸。



我决定告诉她在泳池时的自己绝不会说出口的话。



「成为友利的搭档之后,我才重新意识到和朋友一起度过的日常是如此的快乐。只是和友利待在一起,我的心就得到了救助」



我温柔地将手掌放在友利的头上,然后露出微笑。



我只想让她安心。



「所以这次,我来帮友利你」



「键、键坂君……」



因为这举止过于不像我了,友利惊讶地眨了眨眼睛。



啊,连我也都不敢相信的。



和你在一起的自己变得越来越奇怪了。



拒绝和他人建立联系的键坂君孝,居然能说出如此直球的话,还会去摸同班同学的头。



「别那么吃惊啊。你的表情就和得知自己推的VTuber别说男朋友,连孩子都有了的管人痴一样啊」



「虽然没听懂你那是什么比喻,但怎么可能不吃惊啊!?你居然会做这种事……!」



「我也明白,这不像我」



「那,为什么——」



「你要负责」



「!」



「『如果你感到痛苦,也可以依赖我的』。友利你之前在这个房间里是这么说的吧。看到搭档烦恼的样子,我很难过的」



「……」



「所以现在就让我吐露一些真心话吧。让我来帮友利你吧。让我产生这种想法的……可是友利你啊?」



再怎么说她也应该注意到了。



我是在模仿友利以前在这个房间里说过的台词。



当时我回应了她的话,拥抱了友利。



所以如果是友利的话……如果是唯一的搭档的话——。



「——真是的,拿你没办法啊」



她就会回应我说的话。



友利从那双清澈的眼睛里流出了一滴眼泪,然后笑了出来。



「你都那么说了我还怎么拒绝啊。反正像你的话,肯定除了我就没人会依赖你了吧?」



「暴露了吗」



「当然。因为你太可怜了,我就来依赖你好了,搭档君」



「啊,请多关照了」



我点点头,擦去友利脸颊上的泪水。



「抱歉。又让你哭了」



「没事,不要紧的。在你面前哭我已经不会觉得丢脸了。在你面前我什么样的泪水都能流出来。因为键坂君是我最可靠的搭档(存在)嘛」



她露出带有几分害羞的笑容。



也许是受到了我说出真心话的影响。



友利也十分直截了当地说出了本应该发在隐藏账号上的话语。



「但是……要怎么办?现在有两个问题啊?内部网站上的帖子。我和千冬的关系。不管哪个都完全看不到解决的头绪——」



「没问题。我已经想好计划了。花了整整两天」



「!?莫非……从去了泳池的那天起,你就在一直思考吗?为了向我提出解决方案?」



「嗯」



准确来说并不是两件需要解决的事。



星罗曾指出过的问题。



友利除了我以外没有可以敞开心扉的对象。



但是——。



『努力以S同学为目标的话,就能让K君喜欢上了吧?』



之前在隐藏账号上看到过的推文。



目标。



只要有了创造这个的契机,问题就能全部解决。



一切都在——明天。



在学年末舞会之夜。一举扭转局势。



为此我刚刚还联系了广人桑。



「话说你都不奇怪吗?我为什么会来这里之类的」



「诶……不是为了来鼓励我的吗?」



「嘛,那也是目的之一……」



我下定决心。



因为现在要提出的计划,比刚才说出的话还要大胆得多,是对键坂君孝来而言根本不可能的方案。



「今晚,让我住下」



「——啥?」



「不做到这种程度的话计划没法成功。不只是我,友利的力量也是必要的」



「等、等等!?意思是——」



「做好觉悟吧」



我直直地。



注视着友利这么说道。



「在全部结束之前,不会让你睡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