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装客户端,阅读更方便!

第四章 受伤与嫉妒与炫耀(1 / 2)



折磨我的肩膀,在三天后恢复如初。



虽说已经痊愈了,但倒杆比赛本身的危险性还是相当明显。



尽管我原来就不觉得这是项安全的比赛,但没想到会以自己成为当事人的形式来表现其危险性。



「————综上所述,我们要召开紧急会议了」



大概在八月中旬的时候。



我们学生会成员再次被召集到学校了。



「夏彦,你的伤已经好了吧?」



「是的,已经恢复如初了」



我在大家面前扭动起手臂。



已经完全没有违和感了。



「虽然对花城同学很抱歉,但托你的福,我们已经很清楚倒杆比赛的危险性了」



「我的牺牲要是能派上用场那就再不好过了……那个木棒,为什么会那么重呢?」



「虽然就只是我的推测,可能是因为接连几天下雨,吸收了太多湿气吧……」



根据紫藤前辈调查的结果,大概在三年前举办的倒杆比赛上,似乎并没有人受重伤。



考虑到这些要素,凤明高中似乎并没有将其禁止。



「如果问题是出在湿气上,我们现在就去订购的话,在体育祭之前应该能收到像样点的棒子吧?」



「或许是可以,但还是不能无视可能会有人受伤这个事实。万一有人在体育祭上受伤,不管我们怎么去主张,都没有说服力」



「那倒确实」



都已经走到这步了,还是变更比赛要来得更快更让人放心。



问题是用什么比赛来代替————



「关于新的比赛,改良过的倒杆比赛怎么样?」



「改良过的倒杆比赛?唯,怎么回事?」



「首先是准备好沙丘。然后在顶部插上一根小棒子」



「……然后呢?」



「然后每个队伍按照顺序取沙子,最后让山体崩塌,推倒棒子的队伍算失败」



「……唯?那就只是在玩沙子罢了。我不觉得会适合「体育」祭喔」



「姆,这样啊」



听到前辈她们的对话,我忍不住笑了出来。



废柴的唯前辈会有想缓和气氛的时候,还真是非常难得。



「确实,去其他地方找倒杆比赛用的棒子吧?然后把那个棒子用在比赛上怎么样」



「嗯……或许这是眼下最合适的解决方法呢。但是,就算会小上一些,也不能无视用上棒子的危险性,所以可能的话,最好是不使用道具的比赛」



「原来如此……」



既然我们已经想不出其他特别的方法,那双叶同学提出的倒杆比赛就绝非是个坏主意。



即使现在开始想新的比赛,如果要用到特殊道具的话,从订货到送达为止也得花上很长一段时间。



如果演变成无法准备好道具,那就真的是学生会的过失了。



「真让人着急……本来是想让大家尽情享受体育祭的,但身为运营方的我们却只能采取这种万全之计」



唯前辈小声嘀咕出来的那句话,让我大吃一惊。



确实,我们并非考虑哪种比赛能让大家乐在其中,而是只会考虑哪种比赛不会让自己出洋相。



作为运营方,实在是太丢脸了。



但是,过于积极进攻也会导致疏忽危险性。



那样的话,这个舒适的空间就会消失。



(那还真是……让人讨厌啊)



我再次看了学生会的成员一眼。



唯前辈,紫藤前辈,日和,双叶同学。



我们在一起相处的时间还很少,她们的个人隐私除却日和我可以说是一概不知。



但是当下的关联,还得从接下来开始。要是中途结束的话,实在是太过令人遗憾了。



「关联……啊!」



我突然想到某件事,然后立刻叫出声。



大家一脸吃惊地朝我投来视线。



「什么啊,你还真是吵啊……」



「蜈蚣竞走……!如果是蜈蚣竞走的话,肯定能让大家乐在其中的!」



「蜈蚣竞走是……那种绑住脚跑起来的比赛?」



「没错!」



两只脚用绳子连在一起,然后与队友协力以优胜为目标。



这就是蜈蚣竞走。



这项比赛的好处在于,只要有绳子就能做好比赛的准备。



而且,即便是在比赛中失去平衡,大家也能互相作为缓冲,跟其他比赛相比,应该不会伤到无法动弹才对。



再重复一遍,我的是意思是跟倒杆比赛还有拽棒子那种激烈的比赛相比。



我并不是说受伤的概率为零。



但是,比起让人不安的剩货棒子,应该更符合我们的要求。



「蜈蚣竞走……嗯,还不坏呢」



最先说出这句话的,是紫藤前辈。



「虽然可能是巧合,但这五年以来,一次都没有举办过蜈蚣竞走。这样的话,不管是老师还是学生,应该都会觉得很新鲜然后乐在其中」



「嘿……夏彦你偶尔也是会说出些好事的嘛」



受到日和夸奖的我,有点难为情地挠了挠脸颊。



「形式上采取男女混合会比较好吧。这样一来,在某种程度上也能缩短劳动时间吧」



「是的,我认为这样就可以了。毕竟这样就可以合法地把手放到女生的肩膀上」



「……」



「……」



她们华丽地无视掉我了。



对不起,我得意忘形了。



「这个笨蛋就先放一边,用蜈蚣竞走代替倒杆比赛就可以了吧?毕竟也不怎么危险」



就连最后堡垒的日和也无视我了。



算我拜托你了,请来吐槽我吧。不管你要怎么殴打我都可以。我非常欢迎暴力!



「看上去很好玩啊!我赞成蜈蚣竞走!」



「我也没异议」



我得到唯前辈还有双叶同学的赞同了。



感激不尽。因为受伤而让她们担心的罪恶感,我觉得稍微淡化掉一些了。



「那就用蜈蚣竞走来代替倒杆比赛了」



体育祭的项目写在学生会室的白板上。



写在上面的倒杆比赛被抹去,然后重新追加了蜈蚣竞走。



「包括上次中断的部分在内,我们需要重新验证一下安全性以及比赛性……」



「也就是说我们要在深夜再聚集一次对吧?我的父母是那种解释一下情况就能理解的类型,但是其他人没问题吗?」



我觉得日和的提问很有道理。



毕竟我父母不在家的情况比较多,也不需要特地去征求许可。



而且我还是男性。根据时间段,我遇到危险的可能也比较少。



如果是女生的话,情况就不一样了。



「我的父母基本上都不会回家,所以我晚上外出也没问题」



「我的情况只要说是在唯的家里过夜,基本上都行得通。毕竟我的家人都知道唯是个废柴」



这是很好的说服方式。



如果知道唯前辈的情况,应该就更具说服力了吧。



「我也是,只要说跟日和前辈在一起就能让他们放心,所以只要不是独处就没有问题」



「全、全家都是日和的信徒啊……」



「那是当然。毕竟空手道比赛来为我加油的时候,我的父母也有看到日和前辈的活跃」



哎呀呀。



我很清楚双叶同学父母会放心的理由。



在强者云集的大会上看到那么多场的无双剧,换谁都会变成这样吧。



「大家都没有问题,那验证日期之后再来决定吧。现在就进行其他项目————嗯?」



在紫藤前辈的主持下,正当要进入下一个话题时,有人从外面敲响了学生会室的门。



「啊,我来开」



日和打开门后,一位女学生就站在那里。



外表给人的印象是,以健康的褐色皮肤以及短发为特征的美少女。



从感觉上来看,肯定是运动部的。



看室内鞋的颜色,应该是三年级学生吧。



「噢!八重樫跟紫藤,你们还精神吗——!」



一声巨响贯穿了我的耳朵。



何等响亮的声音啊。双叶同学甚至还闭上眼睛死机了。



「……龙山同学,你来学生会有事吗?」



被紫藤前辈称呼龙山的她,一副仿佛「问得好」的样子挺起胸膛。



「我听甘原老师说今天是学生会的活动日!我是作为体育祭执行委员长来打招呼的!」



「啊啊,这件事啊」



体育祭执行委员————



如果说学生会是参与进体育祭企划运营的话,那体育祭执行委员就是让活动本身能顺利进行的主持人。



虽然跟名字相反,我们现在跟体育祭的关联更深,但是来到当天之后,这个格局就会逆转。



比赛的裁判,引导同学等,这些基本上都是执行委员的工作。



相反,学生会当天的工作就只有计时以及统计得分,实际上需要做的工作很少。



「哦,日和还有椿姬!对了,你们也是学生会成员啊!」



「……辛苦了,龙山前辈」



「怎么了?很没有精神喔!」



「跟龙山前辈相比,不管是谁都没精神吧」



「哦,这样啊!那下次的社团活动就重点训练心理了!」



「呃……」



我注意到明显露出一副厌恶表情的日和,然后小声搭话道。



「我说,看你们聊得那么开心,难不成她是你空手道部的前辈?」



「你是从哪里听的,才会觉得这段对话很开心啊……对,跟你说的一样,她是社团的前辈喔。女子空手道部的主将,龙山晶前辈」



「嘿……」



原来如此,怪不得这么亲切。



「哦?难道说你就是花城?」



「嘿?啊,是的。是没错……」



「这样啊这样啊。原来就是你啊!日和的男朋友!」



「「噗——————」」



我跟日和同时喷了出来。



这个人冷不防地说些什么啊。



「诶,花城同学跟日和是那种关系吗……?」



「不是的!我跟这家伙只是青梅竹马!好了,你也给我否认一下……!现在立刻!」



日和一边说着一边拽住我的衣襟摇晃起来。



哈哈哈,日和你会难为情起来还真少见呢。



虽然她拼命否认的样子很可爱,但是能不能别用衬衫来勒住我的脖子?



「就、就跟日和说的一样,我们就只是青梅竹马喔。虽然关系确实有点不寻常就是了……」



「你的遗言就这些?没关系,杀死你之后我会跟上来的。七十年之后可以吗?」



「你这不是打算要好好活到八十岁吗!」



殉情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这女的死拽着生命不放耶。



「你们关系真好呢!不愧是情侣!」



「都说了!我们不是情侣!」



「是这样吗?但是空手道部的大家都这么说耶?」



「那、那种传闻是从哪里……」



「毕竟你们经常在一起吃便当吧?大家都说看见了」



「那就只是一种习惯……!咕」



她大概是判断再继续否认也只是浪费时间吧。



日和在露出一副懊恼的表情之后,松开了我。



「我没有跟他在交往,如果下次再有人传播这种传闻,请你好好否定」



「诶——你们明明那么要好,真是没有在交往吗?」



「没有交往就是没有交往!可以吧!?」



「啊,啊啊,我知道了」



被日和的气势压倒,龙山前辈点了点头。



话说,日和那家伙还真是拼命啊。



她就那么讨厌被人说跟我是恋人关系吗?



我也会哭出来的喔?



「但是,既然你会否认这点的话,难道说日和你还是单身吗?」



「单身是……是没错」



「唔姆唔姆,这样啊这样啊!」



「……你想说什么?」



龙山前辈在露出一副得意的表情之后,让我们看了一眼智能手机的屏幕。



画面上的是,龙山前辈以及一位戴着眼镜,看上去很温柔的男生。



虽然男学生的身材很瘦削,但是却给人一种精悍,而非骨感的印象。



五官很端正。



不管是谁来看,都能说是帅哥的那类。



「这个高中的最后一个夏天!我终于也迎来春天了!」



「什……!」